張笑芳姑娘

張笑芳牧師(堂主任)

 感謝上帝可以在循理通訊裏讓大家認識一個平凡、卻單純回應上帝呼召的小女子。 先數數自己的歷史:靈命長於昌華 回想那時正是中學階段,思想單純,與其中數個中學同學的深厚情誼也是建立於此時,不單如此,我們都先後參與教會的聚會,這更加緊了我們的關係,不單在學業上同步,在信仰的追尋上也彼此作伴(當然要提和感謝的,也就是中學的老師們,他們不單教學,也挑戰學生們思索生命和人生,他們的勞苦,在天上所結的果子,就是我們陸續的走上信靠耶穌的路),也許上帝知我是一個比較內向的人,需要有同伴的推動,才有信心踏上決志跟隨上帝的路;然而,也不盡是道途通順,雖然受洗加入了教會,但始終是家中第一個相信耶穌的人,家人不習慣和不接受我把時間投入在教會中,那時候加上要會考,因此有年多兩年時間停頓了教會的生活。感謝神,雖然是軟弱放棄了投靠上帝,祂卻牽引我回到祂的愛中,弟兄姊妹的關懷,今天我仍記得在迷茫中那位肢體的問候、探望、寄卡和鼓勵,這都成為我今日事奉的模範,不離不棄地關顧弟兄姊妹,成為別人在掙扎中的安慰,感受肢體的愛,進而醒悟是上帝的慈繩愛索的引領,返回天父的愛中。縱然不是立刻可以見到改變,但上帝有其心意,只要我們盡其本份,上帝自有其計劃,我就是其中之一的例子。由那時的回歸,我與上帝的關係,沒有停頓。 我非常感謝上帝,我屬靈生命的根基扎在昌華堂忠心牧者的牧養下,奠下我對上帝的信靠,也亦是曾經歷迷失,更感回轉的可珍可貴。在昌華堂的養育下,初生之犢開始學習事奉,我還記得在昌華堂的第一個事奉就是在主日早上,為主日學的每一個班房內插一小瓶花,帶給每班在上課時有一點生氣,所以,每個主日清晨,我會先去選購花 。

連永智先生(傳道)

自中三那年信主後,第一次經歷極大的扎心是為家人得救的事,自此開始省覺生命的見證與傳福音的重要,可是那時我以為能在教會擔當一些事奉已是很不錯的了,從來沒有想過要全然委身事主,即或身邊有弟兄分享其蒙召的心志,我仍覺得獻身傳道與我是兩碼子的事,況且我大學畢業後有一份不錯的職業,且算是專業的助人事業,我雖然很尊重傳道人,但也從未想過自己會是其中的一份子。

作為一個專業社工,起初真是希望能助人自助,但工作日子久了,發覺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限制,愈來愈發現人的改變很少因為是別人的幫助,且人的力量也有限,人的盲點很多時只有神才能助其打開,在工作遇上困難時我也愈來愈多禱告尋求神的幫助,自己與神的關係也變得更落實和生活化。

那時,我有機會在教會擔任青少年團契導師與及兒童主日學老師的崗位,在當中我發現神賜我一些恩賜是可以更為祂所用的,而在事奉當中也十分享受為神所用的感覺,心裏面開始思想自己將來有否機會作全時間的工人。偶爾也有肢體和傳道人鼓勵我修讀神學課程,但初時仍然不為所動,始終我已經是一個專業社工,在事業上亦正是專注向上爬的時候,甚至我之後有機會成為一間基督教機構的總幹事,我想這亦算是全職事奉吧。

但其實基督教機構的工作與在教會事奉根本是兩回事,況且人事複雜和機械式的運作,有時在當中工作的人也會感嘆工作欠缺使命感和方向,加上後來自己也在工作上真的遇到極大的難處,在神的一拉一推之下,我終於毅然放棄了社工的專業地位,而開始認真尋求神的心意。

經過一些屬靈長者的介紹和鼓勵,加上太太亦表示支持下,我正式報讀牧職神學院的兩年制聖工文憑課程,期望透過兩年的學習再摸索神的心意。經過兩年全是恩典的學習,深深感到神在這兩年間對我生命的模造是要我更進深的擺上自己,再加上家人、教會、神學院和以前工作機構的印證,最後也完成了聖工學士的課程。

在這段踏上全職事奉的路上,神拆毀了我驕傲和自以為是的個性,其實祂早已將全職事奉的心志放在我心上,但我卻沒有多加理會,若不是神叫我看見自己的不足和限制,可能今天我仍走在自己的路上。感謝神,祂沒有因為我的愚妄放棄我,相反仍選派我去作牧養的職事。現在活  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  ,願主藉我賜恩福,完成主的托付,直到那日,阿們!